电话: 0769-23664995
传真: 0769-22701961
邮箱: 956561100@qq.com
手机: 13713125042 章先生 
  13827271547 刘先生
地址: 东莞市高埗镇环城北路百茂物流城B区一街十二栋
您现在的位置: 首页 - 新闻中心 - 公司新闻 - 大整治开始了,我们更难了” | 一对危险品运输夫妇的故事
大整治开始了,我们更难了” | 一对危险品运输夫妇的故事
  1. 共查阅:[ 616 ]
  2. [ 2023-09-18 ]

看到新闻的时候,甘肃司机张平宇和爱人林红正在送货途中。

“浙江有辆车爆炸了。”林红在副驾驶位上刷着手机说。她看到视频里一辆被炸飞到天上的车,像拍电影一样。张平宇起初没有在意,后来停车再看新闻才意识到:那是一位同行的车,一辆危险品运输车。

6月13日下午,这辆牌照为浙cm9535的液化石油气槽罐车在途径浙江省温岭市g15沈海高速公路出口时发生爆炸,引发周边民房及厂房倒塌,造成了20人死亡,24人重伤,175人住院治疗。驾驶员与押运员,经dna比对,确认了死亡。

很多人是在新闻里第一次了解到,从事危化品运输的从业人员除了驾驶员,还有押运员和装卸管理员。林红就是一位押运员。从事危化品运输的群体,国家交通运输部2018年提供的数字是,150万人。

而对于张平宇夫妇来说,立等可见的是,事故后,各地都紧急通知要加强危化品运输安全管理。“大整治开始了,我们更难了。但日子还是要过,为了安全,就得照标准去做。”张平宇说。

纠结:风险与收益

几天前,张平宇刚和爱人目睹了另一场惨剧。

当天上午,在张平宇卸货的厂区,一位来自新疆哈密的父子也在卸货。他们拉来的是半成品汽油。卸完货,儿子爬进罐体中查看。隔了2分钟,父亲发现儿子没出来,也进罐去看,结果就再没出来。

两人的遗体是到下午才被人发现的。大家推测,应该是半成品汽油杂质较多,又刚卸完,“毒气还没散掉,浓度太高”。

每次听闻危险品事故,林红总不免回想当初的纠结。

张平宇是在2019年决定转危险品运输的。他原来开普通货运多年,但普通货运利润日渐微薄,“一个月很难再赚到1万元以上”。若改做危险品,一个月可挣3万元左右,行情好时4万元也可能挣到。另一方面是危化品生产需求量激增。国家交通运输部提供的数字是,2017年危险货物道路运输量约11亿吨,且运输量每年约10%的速度增长。

林红认为,最初他们只看到了收益,没有看到风险。

她原来就是“卡嫂”一员(跟着卡车司机丈夫出车的女性群体)。而危险品运输必须配备一位押运员,于是她也像众多卡嫂一样去考了押运证。

前后学了半个月,林红回来坐不住了。危化品形态上有液态、固态、气态之分,包装有0.1毫升的小包装,也有220公斤的桶,还有40吨的槽车等,运输牵扯到环境、人、车、货等各种因素,都决定了危化品物流的风险。

“别做了吧,”她劝丈夫,“少赚点,安全重要。”但劝不住。张平宇说,“我50岁了,不会像小青年那么鲁莽,小心一点,不会有问题”。他们有两个儿子,一个还在上学,需要用钱。林红纠结许久,终于同意。

今年1月,夫妇俩花积蓄加小额贷款买下一辆80万元的危险品运输车,把原来跟了多年的老家伙给卖了。张平宇对着红色卡车头拍了好几张照片,发在朋友圈: “老家伙今天要离开我了,跟别人走了。”

安全:现状与未来

做危险品运输有两种办法,一种是入职危化品运输公司,领工资;一种是自己购买危化品车辆,交管理费挂靠在危化品运输公司名下,自己找货自己挣钱。

张平宇就属于第二种。对他来说,还是自己买车单干最划算。帮人打工,若只有押运资格是5千元到6千元一个月,有危化品运输证又有押运证也只能拿9千元左右。

“但挂靠在运输公司更容易出现安全隐患。”一位长期接触危险品运输的组织负责人说。

张平宇也印证了这种说法。平时在运输时,挂靠的运输公司很少举办学习活动。反而是去拉物的公司,每次拉货前,都会给司机和押运员们上30分钟到1个小时的课,讲运输的是什么化学品,遇到危险情况怎么办;有一些知识是不断重温的,比如遇到情况灭火器怎么用等。张平宇每个月运4到5趟货,每次都得和林红听一次课。

也因为反复的灌输,张平宇平时很小心,出车前都前后检查,看卸料口、装料口垫圈密封性是否完好,灭火器压力是否够等。他也会定期花几百元清洗罐体。

“不清洗干净,有危险,也容易影响产品质量。”张平宇说,他有一位同行的货就被公司拒收过。

张平宇坦言,目前从事危化品物流的从业人员专业性依然较低。考押运证的门槛不高,只需初中毕业、年龄低于60岁。他和爱人都是初中毕业,从没学过化学。

不过考到资格证并不是终点,经常性的关卡问答才最令林红发怵。检查人员会像老师抽查小学生背课文一样考他们运输的知识,过关才可以放行。“不会的,就坐在检查站里查资料,好不容易背熟了再去考,人家(检查人员)又问了别的问题,只好回来再继续背。”最久一次,林红在检查站呆了2个小时。

但张平宇并不抵触这种“小测验”。他又提到了那对离去的父子。“他们就是专业知识不够,也太心急了。如果是我,一定会起码等通风2、3个小时再观察。”

记者给张平宇夫妇打电话时,他们刚刚完成一趟从宁夏回甘肃的生意,言语里有疲惫,也有兴奋。这算不得一单长差,最远时,他曾从乌鲁木齐开到广州。按照规划,一年半后,他们就可以把按揭还清,开启真正做老板的日子。

而对林红来说,她只关心一件事,那就是她的微信昵称所表达的——“平安就好”。

Copyright (C) 2010 All rights Reserved. 粤ICP备16106806号   技术支持:光速东莞网站建设  后台管理